互信/互助/互利

厦门华气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Xiamen HuaQi Information Consult Co.,Ltd.

  • Betway官网登录业务
  • 服务范围
  • 服务优势
  • 服务流程
  • 收费标准
  • 居间业务
  • 职位信息
  • 供需信息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新闻中心>能源行业资讯

    新闻中心
    Betway官网登录|首页下载
    来源: | 作者:华气能源Betway官网登录 | 发布时间: 2019-07-22 | 296 次浏览 | 分享到:
    原标题:低硫油渐成主流背后——成本与供需的博弈
    来源:中国水运报 作者:李蓉茜
    国际海事组织2020限硫令(简称“限硫令”)大限在即,船东在选择低硫油为主要应对策略的同时,却在疑虑供给的充足性。可预期的低硫油高价,已然成为困扰业界的最大难题。限硫令的实施,将给全世界带来福祉,那么船东通过合理方式将额外成本转嫁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虽然限硫令将带来诸多不确定性,但中国却可能在船用低硫油转换中获得勃发机会,各相关方也正在积极行动……

    低硫油成主流选择

    国际海事组织要求从2020年起,全球船舶所使用燃油硫含量不得超过0.5%(船舶排放控制区为0.1%)。从目前的情况看,限硫令不会有任何延迟,随着大限在即,行业主体都在紧锣密鼓地做好相应准备。

    目前船东的应对措施主要有三种:使用合规低硫燃料油(LSFO,硫含量<0.5%)或转用船用轻柴油(MGO/MDO);船舶加装脱硫系统(EGC系统,俗称脱硫塔或洗涤器);使用清洁燃料,如LNG、核燃料等。

    三种选择,意味着三种不同的轨迹。现在看,加装脱硫系统存在需要较大费用、设备技术尚未成熟、部分港口国废渣排放限制等;加装LNG系统高额费用、侵占货物装载空间及目前LNG加注站少等弊端。综合对比三种选择,使用低硫油仍是市场主流选择。

    实际来看,班轮公司选择低硫油为居多,地中海航运和长荣海运站队脱硫系统,而达飞轮船则在积极布局LNG船。

    马士基航运、中远海运集运、东方海外和海洋网联船务(ONE)等以低硫油为核心选择。马士基首席执行官施索仁此前表示:“虽然安装脱硫系统的确具有较短的投资回报期,我们仍然认为安装脱硫系统并不是一种解决问题的长久之计。未来,90%左右的马士基航运船舶,仍将使用低硫油。”中远海运集团副总经理王为民则表示,“尽管大家都在试图采用各种技术手段,但到2020年,总体来看,大量的航运企业包括我们自身(中远海运集运和东方海外)还将主要选择使用低硫油。” ONE也认为,应对限流令,使用符合低硫标准的混合油是短期内最为实际、也是最具成本效益的解决方案。

    地中海航运则是脱硫系统的坚定拥趸。其之前订造的11艘23000TEU型船采用脱硫系统,瓦锡兰为此提供相应的系统和改装技术,耗资1.7亿欧元。此外,根据数据,地中海航运将为超过100艘集装箱船加装脱硫系统。

    长荣海运是另一家站队脱硫系统的班轮公司,该企业公开表示:“对于长荣海运而言,低硫油是未来的挑战,长荣海运会加装脱硫系统,把变数和成本降到最低。”

    敢为人先的达飞轮船选择为其新近两年订造的大型集装箱船配备LNG系统。不过,达飞轮船现时仍将以低硫油为核心选择。

    Alphaliner指出:“尽管有班轮公司为旗下多艘船舶订购脱硫系统,但到2020年,仅有很少一部分(不超过200艘)的集装箱船会加装。超过5300艘船的总量,200艘船的数量只是一个零头,大多数船舶仍将需要使用低硫油。”这不只是集运业的状态,而是整个航运业现实状态的反应。

    足量供应成疑虑

    在低硫油将成为船东主流选择的背景下,市场对低硫油的足量供应问题存在疑虑。据IMO、国际能源署和美国能源信息署等机构统计,目前全球船用燃料年消费量约2.8亿吨;到2020年,这一数值将达3.2亿吨,也就是说,日需求量在600万桶的水平。

    上海润元船舶管理公司船长龚卫平称:“用高硫油脱硫的方式生产低硫油是一个庞大的工程,所有炼油厂必须马上行动进行改造。”龚卫平表示,即便将这三种生产低硫油的方式均纳入考虑,到2020年左右,低硫油的供给缺口可能还会有20%。

    船舶经纪Intermodal此前表示,如果炼油厂发挥最大的产能,以目前的全球原油供应水平,每天可以生产约150万桶硫含量0.5%的船用燃油,缺口仍旧巨大。

    基于对低硫油供应缺口的担忧,主要班轮公司通过提前锁定供应,减少不稳定性。此外,中远海运集团支持舟山打造东北亚保税燃料油供应中心,以在燃料油取得上获得更大优势。

    马士基航运似乎永远是有见地的先行者,在限硫大限来临之前,其已锁定部分合规燃料油供应,以减少不确定性的发生。在欧洲,马士基航运与孚宝集团建立合作关系,并将使用后者在鹿特丹含硫量为0.5%的燃油供给设施。孚宝集团将满足马士基航运全球约20%的燃油需求,约230万吨。在北美,马士基航运与石油供应商PBF Logistics签署生产低硫燃油的协议,在美国东海岸生产和储存符合0.5%的低硫油,预计将为其提供10%的年度燃料需求。对此,PBF Logistics执行副总裁Matt Lucey表示:“我们将利用现有的部分闲置沥青设施,为马士基航运平均每天处理约25000桶原油。”在亚洲,马士基航运与Tankstore签订租赁协议,将新加坡港作为其主要燃油供给站之一。

    中远海运集团积极锁定低硫油供给渠道。之前,中远海运集运与船舶燃油供应商Double Rich签署低硫燃料供应协议。与此同时,中海海运集团着眼长远,寻求在中国建设船用低硫燃料油供应中心。中海海运集团认为舟山具有港口、锚地资源丰富,临近国际航道、辐射半径大,保税油相关政策完善、服务环境好等有利条件,正在支持舟山建设东北亚保税燃料油供应中心。

    尽管短期内,对低硫油的使用存在很多疑虑和担忧,这种疑虑和担忧不但表现在可获得性方面,更多的是在价格方面。但是长期来讲,伴随全球LSFO的供应量将不断提高,和与之相随MGO使用的逐步减少,价格方面的疑虑和担忧将会随之消弭。此外,对于中国来说,这次燃料油的转换将是难逢机遇,中国或可借机大幅提升在全球船用保税燃料油供应市场上的份额。

    额外成本必然转嫁

    在马士基发布2018年业绩之际,有媒体戏言:对于马士基CEO施索仁而言,全年盈利2.2亿美元或许还不足以让他放心,他更关心的或是一个关于200美元的问题。此言非虚。2018年,马士基旗下马士基航运的燃油总成本高达50亿美元,若未来LSFO与重质燃料油(HFO)的价格差为200美元,限硫令给马士基航运带来的年额外成本将高达20亿美元。

    关于低硫油的价格,说法众多,没有定论。但是可预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低价低硫油的供给量将会不断增长,平均价格也将逐渐下降。德鲁里预测:“低硫油与HFO之间价格均差,将由2020年每吨300美元,逐步到2023年降至每吨87美元。价格差的缩减是因为合规低硫燃料油LSFO供应量逐步增加。”

    不过,基于低硫油的三种制取途径,制取成本方面存在较大的差异。目前来看,利用低硫原油生产低硫HFO,成本更低,价格也更能为市场接受;调和加工LSFO需要大比例的MGO/MDO,成本较高;炼厂脱硫生产低硫HFO,初期投入成本高,但是未来产量潜能大,规模生产导致成本逐步下降。

    可见,低硫油的使用将大幅提高航运企业的燃油成本,即使是考虑未来合规燃料价格逐步降低,额外的成本也是航运企业难以独自承受的。与企业始终试图将税负转嫁同理,限硫令给航运企业带来的额外成本也将通过各种方式转嫁。此前生效的减排规范带来的成本上升,班轮公司主要通过引入新燃油费、征收燃油附加费和调整海运运费水平等方式转嫁。

    面对额外燃料费用,马士基航运引入新的燃油附加费机制,推出新的燃油附加费(BAF)标准,该标准于1月1日正式实施。马士基航运的BAF将取代目前的SBF(标准燃油系数),并将“与基本海运费分开收费”。BAF包括两个部分,一是燃油价格,即根据全球主要加油港的平均燃油价格计算;二是考虑Trade factor,即根据贸易航线的不同,反映航行时间、燃油效率、往返航次的货量不平衡等因素,即:BAF=燃料价格×贸易系数。

    中远海运集运表示,根据各航区耗油、过渡期高硫油和低硫油不同油品的占比和船舶装载情况等综合因素,通过引入新燃油费、征收燃油附加费和调整海运运费水平等方式,合理体现新增燃油成本,以确保行业的健康永续发展,确保广大客户良好的服务体验。

    东方海外则采用新的浮动燃油费算式以补贴大幅增加的营运成本及应付日后不断上涨的油价,该方案顾及到一系列影响成本的因素,包括燃油种类、油价波动、船舶的规模和使用率。

    当然,在没有形成有利条件之前,一些欠缺核心竞争力的航运企业加速退出成为必然。也就是说,限硫令将促进产业走向更健康的均衡。

    中国“脱硫”在行动

    “90%以上保税船用燃料油依赖进口”“船用燃料油价格一直高于周边国家和地区”和“国际航行船舶在中国通常不加油或少补油”,这些是中国船用燃料油供给的现实写照。

    中国企业炼油能力居世界前列,年过剩产能近1.5亿吨,却不生产船用燃料油。中国船用燃料油市场规模与整体经济发展水平极不匹配,万吨进出口货物对应的船舶加油量仅为新加坡的1/33。这是难堪的局面。

    然而,面对2020年3.2亿吨的船用燃料油市场规模和亚太市场超过45%且正在增长的份额,中国有理由去争取更高的市场地位。

    2018年,中国保税船用燃料油市场在1300万吨的水平,在中国率先采取沿海限硫排放政策以及业界的努力下,2020年市场规模或达2000万吨,有乐观预测,接下来10年甚至更短时间内可达3000万吨以上。乐观的市场需求促进中国相关企业积极发展船用低硫油业务,力图在提高全球LSFO供给量的同时,破解保税船用燃料油依赖进口的现状。

    中国石化于2017年开始HFO的生产研发准备,并预计2020年低硫HFO产能将达1000万吨,2023年将超过1500万吨。这也是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低硫船用燃料油生产供应行动。

    在生产方面,中国石化分别在环渤海地区(天津炼化、齐鲁石化、青岛石化)、长三角地区(上海石化、金陵石化、镇海炼化)和华南地区(茂名石化、湛江东兴、海南炼化、中科炼化)等区域布局并开展生产,其中上海石化、金陵石化和海南炼化等3家企业生产出符合限硫令的产品。

    同时,中国石化积极完善全球销售供应网络,到2020年1月1日前,将在上海、浙江舟山等中国主要港口,实现低硫船用燃料油全面供应;在新加坡、汉班托塔、ARA区域(安特卫普-鹿特丹-阿姆斯特丹)等数十个海外重点港口,也将具备供应能力。

    中国石油则布局8+1家炼厂,包括辽阳石化、辽河石化、大连石化、大连西太、锦西石化、锦州石化和广西石化等。2018年10月开始,水上供油企业——中国船燃与中国石油炼化板块8+1家炼厂开展合作,为船用低硫油进入市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最近,中国船燃在舟山海关的全程监管下,以中国石油旗下炼厂的低硫调和料为原料,基于舟山自贸试验区不同税号油品调和的政策,生产出符合国际标准组织(ISO)国际标准的LSFO,该批燃料油将用于舟山保税油的销售。

    舟山是中国东部沿海和长江流域走向世界的主要海上开放门户,水上运输繁荣,以干散货船为例,一年内经过舟山船舶艘次是经过新加坡的1.51倍。近年来舟山每年船用保税燃料油供应量呈加速发展的态势,2018年舟山完成保税船用燃油供应359.3万吨,同比增长96.5%,已经发展成为中国第一、世界第十的加油港口。尽管相较全球第一大加油港新加坡的4980万吨差距巨大,但意味着舟山在发展保税船用燃油方面的无限潜力。目前,舟山正借船用燃料油向“低硫化”转换之机积极打造东北亚保税燃料油供应中心。

    此外,舟山在油品中转、贸易和加工等产业基础上的优势明显,又是中国最主要的保税燃料油的仓储和交割中心,这是舟山船用保税燃料油价格在中国以至于世界范围内具有优势。未来,舟山将借助不断扩大的油品产业链规模,发展成为中国保税船用燃料油的主要出口地,届时舟山保税燃料油的价格优势更加突出。显然,通过软硬件方面的不断完善,舟山正以崭新的姿态迎接2020低硫时代的到来,为提升中国保税船舶燃料油供应地位作出更大的贡献。

    来源:中国水运报 作者:李蓉茜
    编辑:华气能源Betway官网登录(微号:energyhunt) 
    转载请注明出处,感谢!

  • 能源行业资讯
  • Betway官网登录行业资讯
  • 系我们 / C​​ontact Us
    联系电话:139-0601-7753
    简历投递:hqhr@hqhunt.com
    工作时间08:30-12:00am;14:00-18:00​​​ pm
    联系地址:厦门自贸区海沧片区海景路268号海翼大厦1号楼
    邮政编号:361026

    企业订单   在线简历提交

  • ​​更多能源行业新闻
  • 2019-08-20

  • 2019-08-20

  • 2019-08-20

  • 2019-08-20

  • 2019-08-19